小透明

.鸢与明镜.

AZ·斯雷因/【0/0】

Tsuki君:

再一次的整篇斯雷因独白。21/22话观后。撒气文。背景是22话后艾瑟没能成功逃离而是被斯雷因找到,然后被拉去两个人面谈。


【艾瑟粉请务必绕道】


【艾瑟粉请务必绕道】


【艾瑟粉请务必绕道】


有轻微的 斯雷因 x 蕾穆丽娜 。


快被官方气死我想做这样的事情很久了



【0/0】


看来,是时候与您好好谈谈了。不,请别皱眉。您在疑惑。您在想,您几天前已经与我谈过,您甚至将手枪对准了我以求从我口中听到真话,难道不是吗,亲爱的艾瑟依拉姆公主殿下?啊,现在听我这么称呼您,您倒是不再适应了。您觉得我变了,您不惜以公主的身份命令我停战,得到的却是我一句软禁的命令——您不信任我了。说来好笑,区区一名伯爵、一个低贱的地球人,竟敢软禁薇瑟的第一王女,他从哪里得来这以下犯上的权力及狂妄?那么不妨让我对您讲讲真话,让我明明白白告诉您,我从哪里——我踩在谁的尸身上、辜负了谁对我的信任、践踏了谁的尊严、犯下怎样的罪过,才凭恃着自己的野心与诡计,架空了王族的权力?


您是否听过我现如今的全名,您是否清楚我是谁的继承人?——扎兹巴鲁姆伯爵。哦,瞧瞧,恐惧填满了您漂亮的蓝眼睛,多么的惊惶、多么的难以置信。是的,父亲——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他——曾想杀你,他几乎成功,就差那么一点儿。您想质问,我怎会成为他的养子,难道我不是您忠实的仆人?倘若我可以借着什么起誓的话,我会告诉您,我是您忠诚的仆人。从您救了我一命那天起,一直到您将枪口对准我、一直到我限制您的人生自由、一直到我现在这样咄咄逼人放肆自大地请您听完我的长篇大论,我都是您忠实的仆人。可是我无法起誓,我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有那个价值用以起誓了。曾经我的失去了一切。您已经清楚,当时父亲的那几枪并没能将您的生命整个夺走,但您可曾想过,如果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您的命——注意,是“您”的命,而不是薇瑟的王室血统——他又何以会在之后同意将您放置在生命维持器之中?您又可曾想过,他究竟为何要您性命?为了与地球开战、为了掠夺那颗星球上的资源?是的,您反对战争。但是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您也说过,您心里的是这颗星球、和居住于其上的薇瑟子民。那我倒要问问您了,如果您心里牵挂的是这颗星球的子民,那您又怎会不知道资源对于薇瑟的重要性?


现在您要反驳我了。您要说,您自然知晓薇瑟资源匮乏,人民如同生活在地狱,可即便如此,地球的资源也要通过和平的手段获取——和平的手段?啊,薇瑟的子民也曾一度生活在那颗蔚蓝的星球,所以我们……不,所以你们,本就与地球人同为兄弟姊妹。“那么,地球上的资源,请尽管来取好了。我们本就该互相帮助。”——即便如此,地球那方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是啊,这不可能,但我们有Aldnoah,总能达成交换的条件——可您认为,对于地球来说,Aldnoah究竟能被信任吗?那对于他们来说,只能是灾难、是毁灭性的灾难。是的,在两球的外交上,我们总是可以协商、可以谈判的,但我们耗得起吗?


您是第一王女,您应当成为薇瑟的女王,您得领导薇瑟找出一条生路。您有蕾穆丽娜殿下没有的身份、地位与权力,您受人爱戴,可您却没有计谋、您对这颗星球没有一丁点儿打算。和平啊,我的公主!一个人、一个国家、一整颗星球,在濒死的时候、在自身都难保的时候,您认为人们需要的真的是和平吗?您认为比起用自己的血肉铺出一条道路,您的人民更愿意什么都不做地、和平地去死吗?您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,尽管这并不是您的错。但您体会过真的痛苦吗?——请先别回答我,阖上您的嘴唇。您要说,您当然体会过,战争曾不止一次差点让您失去重要的人——差点,可您真的失去了吗?现在您可以张口说了,清清楚楚地说出来,告诉我,您究竟、到底、真正的、失去了什么?您知道薇瑟的人民是怎样怀着对死亡的恐惧,那么战战兢兢又那么不屈不挠地、一直挣扎着活到现在的吗?您体会过最爱的人死在自己怀里,仅仅是因为这颗星球没有多余的食物吗?您体会过自己的聪慧机敏的孩子原本能拥有远大的前程,却毁在薇瑟这死气沉沉的封建制度之下、毁在这台Aldnoah授予权力的绞肉机之中吗?您的子民需要资源,您的子民渴望变革,您的子民在乞求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余地!您知道为什么当先王、当吉尔泽利亚陛下向地球发动战争时,人民竟会为了战争而欢呼雀跃吗?因为他们终于看到了一线机会,他们看到原本在眼前的末路这时终于分出了一条岔道,他们看到了他们一直渴求的渺茫希望。而现在您却要告诉他们:收起你们的武器,我们不要流血、不要死人!是的,不流血、不死人,没有战争,那么连最后一点生存的机会也将消失殆尽。您无异于在向他们高喊:接受你们的命运吧,接受你们渺小的、一文不值的、虫豸一般的命运!不要挣扎,而是安心地、怀着满腔怨恨与遗憾地死亡吧,一点痕迹不留地、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吧!


……好,现在您倒是要哭了。那么,我替您问我自己——或者不如说替我自己问一个问题吧:我究竟爱您吗?曾经我会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,我甚至会因此感到愤怒、感到侮辱——如果我不爱您,我这双手,究竟是为了谁而沾满鲜血呢?我究竟是为了谁而不得不将过去的我狠狠掐死呢?我究竟是为了谁,竟将我尊敬的养父——愿他安息——怀着矛盾悔恨自厌的心情将他杀害了呢?我不是要将责任全部推到您身上,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。可针对这个问题,曾经这就是我的回答。但现在我要当着您的面说:我不爱您。我没法、不能、也不愿意爱您。您固然那么高贵、善良、美丽,简直如同天上耀眼的群星,但我没法再爱您。您就像童话里的公主,您也一直只能是公主。您本该成为女王,但您没有那个能力。女王会是蕾穆丽娜殿下,不是您。您只能是玻璃罩子里的玫瑰、只能是笼子里的鸟儿。您想保持心灵的纯洁无暇,您想让自己的双手远离血污,您想避免沾染权力的腐臭之气,那么您就永远无法担当任何责任、您永远无法立下任何承诺、您永远无法创造任何未来。


界冢伊奈帆曾问我,我是想要利用公主殿下、我想要利用您吗?——可笑,一模一样的话语,曾经却是我在问他。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:是的,我在利用您。您上次假扮蕾穆丽娜殿下,问我究竟想要干什么?您问我,我所说的只有幸福没有痛苦的世界,真的是您所期望的吗?当时我就明了——蕾穆丽娜公主殿下怎么可能问我这样的天真而又愚蠢的问题?她怎么可能相信只有幸福没有痛苦这样的鬼话?说到痛苦,说到罪孽,我们两个所背负的都比您更为沉重。所以她选择了我,而我也选择了她。我当然没有忘记,我这条命是您给的。所以既然您无以沾染战争的血雨与政治的黑暗,我会选择为您承受一切、为您担负一切。请不要搞错了——您以为我是想要攻占地球、成为皇帝、坐拥两个星球吗?不,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您:新的王国将会拔地而起,而我的血肉我的碎骨我罪恶的灵魂,会是、并且也只能是崭新王国的地基。蕾穆丽娜殿下也一样,这点谁都清楚——您也不例外。


那么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请恕我方才的冒犯与无礼,可惜您并无那个资格与权力来惩罚我。您可以放心休息,因为蕾穆丽娜殿下会一如既往地接替您激励轨道骑士的任务。


 


请静待火红的朝阳升起吧,我的尊敬的殿下。然后好好看看清楚:那朝阳夺目的光辉里,是我们、是我们这些罪人的血液,在怒吼着沸腾。

评论
热度(67)
  1. 随时准备跑路的小透明路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小透明
  2. Fuera del Mundo路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Fuera del Mundo

© 小透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