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透明

.鸢与明镜.

AZ·奈因小段子

Tsuki君:

看了@仙贝 (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艾特不了啊!)图后来的一点点脑洞+22话妄想 我就喜欢让小天使自言自语


lo主今天没吃药+lo主今天语死早


本来想更众神但是写不出






冰冷苍白的走道里传来机械门上下开启的解锁声,紧接着是什么人鞋跟敲在地面的轻响。来人的脚步缓慢而又小心翼翼,似乎每一步落下之前他都在踌躇,生怕因此而陷入无可挣脱的泥沼,最终落得万劫不复。


身穿宇航服的黑发少年依旧无意识地躺在地上,微弱清浅的呼吸是他生命尚存的唯一证明。来人眨了眨那双祖母绿的猫眼,眼里本早已写满疲惫,可看向少年的目光却又像是在蓝火中静默燃烧的玄冰,冷漠与炽热在其中微妙地融合。他微微皱起双眉,却又在同时生硬地扯起嘴角。恐怕他本想露出嘲讽的神情,但这表情却不知怎的渐渐化为了苦笑。


“找到了公主殿下,倒是让自己在这里等死。”


他说着,脚步在少年身旁停下。


“让我猜猜——你是怎么说服公主殿下就这么抛开你,自己离开?啊啊,会有救援。可惜……”


他在少年身旁屈膝半跪下,目光紧紧地锁在少年双眼紧闭的脸庞上。


“可惜。你难道就没想到过,你等来的恐怕不是救援,而是我?”


他掏出手枪,枪口缓缓地抵住少年的胸膛。


“当然,你并非没有想到,你只是毫不在意罢了。只要公主殿下安全,一切就都好了。是这样吗?是这样吧。深受战争之苦吗?再也不愿意失去谁了吗?拼了命的想保护重要的人吗?以为只要这样就行了、以为只要这样自己就能得到成全吗?温柔的人,真是温柔的人啊。公主殿下对你如此在意,想必也是因为这点吧?可是,你倒告诉我,温柔的人又究竟何以在战争中存活?——答案是,不行。至少,在这场战争、在我所挑起的战争中,你做不到。


“我——你是怎么称呼我的?你的敌人,从一开始就是你的敌人。狂妄自大。明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、什么情况都不了解,就自顾自地把‘敌人’这短短两个字敲定为最终的答案,难道这样一切就会变得简单了吗?难道这样,那些在薄冰之下无声汹涌的暗潮,就可以视而不见了吗?——天真、幼稚、逃避,你这家伙也不过如此。


“我可不是,你的敌人。我啊,仅仅被用‘敌人’两个字草草地下了定义,是不会满足、不会甘心的。仅仅是敌人,就没必要憎恨。你憎恨我吗?恐怕不。某些方面,你和公主殿下真的是一类人。对于你们,憎恨比宽恕更加难以做到……或者倒不如说,也许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吧?哪怕只感受到了憎恨的一点火星,也会逼得自己将它扑灭,不是吗?可我的话,我会任由它们燃烧。任它们燃烧,任它们将一切焚为灰烬。话又说回来,你从不曾知道吧——最后被原谅的人,到底都将怀着怎样死刑一般的痛苦?


“我,我是多恨你——我是多喜欢你啊。喜欢到我快连自己都不认识了。可你却对此什么都不了解、也根本无从知晓呢。只要一直什么都不知道,就可以表现出一副对此全无责任的无辜样子,这可是我最最厌恶的啊。比起什么都不知道地活下去,倒不如让你死了好了。一直以来,我可都是这么想的。所以,现在只要我按下扳机,心愿就会达成——你说呢?


“骗你的。怎么会呢,我怎么会就在这种地方、用这种方式杀了你呢。


“——你得看着我。


“当那一天终于来到、当我枪中的子弹没入你的胸膛、当你的血液在你心口绽放时——你,必须得,看着我。第一次、也是唯一一次地……


“只看我。”


 



评论
热度(41)
  1. 随时准备跑路的小透明路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小透明

© 小透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