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透明

.鸢与明镜.

【长兄松】 水彩绘本

TAT

松野翎松:

来自 @◆ LOST ◇ 的点文


不知不觉就写成了回忆杀





  又是一个充满了绝望的夜晚,无数白色的羽毛贴着他的脸落下。已经懒得擦去嘴角因为伤口溢出来猩红色的液体,双手抱着一具尸体,长长的指甲快要陷入尸肉里,也毫无顾忌。


  穿梭在这片令人咋舌的森林里,原本强壮的身体此时也遍体鳞伤,拖着已经伤痕累累的尸体,眼皮是越来越睁不开。


 


  “很快就到家了。”他喃喃自语,急促地喘着气。“……等等就好、马上就回到家了。”


 


  展开已经被撕去一半的翅膀,虽然还能飞得起来却毫无力气。怀里的尸体不语,安详地闭着双眼,仿佛属于他的世界也如此安静。


 


  从后面快速射过来的是带着圣光的箭——那群家伙又来了。不论逃到哪里,不,目的只有一个。那些,自称无比圣洁之存在的天使,是要把他杀得四分五裂,不五马分尸善不罢休。最重要的不过是想要得到他怀里的尸体而已。


  月亮已经升起,看似温柔的月光其实撒满了血腥。照耀在这片感到压抑的树叶上,寒风吹过沙沙作响,怀里的尸体差点掉在地上。


 


  “喂……说说话。”小松一边飞行着,一边晃了晃自己怀里的尸体。“我说啊,已经快到家了。也不必兴奋到连话也说不出吧。”


 


  连小松自己也没发觉,空松头上的光环已经失去光辉然后消失了。连他的羽翼,也渐渐变成一片又一片羽毛消散而去。真是可悲啊,能够看见羽翼上那一点黑暗的污渍,天上依旧没有放弃他。


 


  看啊,身后的大天使已经追上来了,那巨大而显眼的六翼,正向小松袭来。


 


  一定要回到家。他想,就算身负重伤,他依旧努力扇动着翅膀,抱紧了空松,防止他从这半空中摔下去。他还记得,空松在睁着眼睛的最后一句话是“我想和你回家了”,所以,一定要回家。犹如近在咫尺,其实远在天边,在那边的山顶上。


  小松还记得当初他是怎么狠狠地点头答应,在已经变成废墟的教堂里,他躲过了神父的双眼,躲过了主天使所赐予的罪孽。无论如何都要——找到属于两个人的栖息之地。即使是在天涯海角,也不过我和你一起建造的小木屋。


 


  “很累吗?停下吧?”他说。


  “不累。”他回答。


 


  不再言语。被撕裂的伤口流出了鲜红的血,明明是恶魔很快就可以愈合,但已经完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在意伤口。力气在渐渐流失,也要硬撑着。


  他时常想着,在很久很久,不知道多久以前,恶魔与天使其实是和平共处,两族住在同一个世界安居乐业。然后然后,不管是天使也好,还是恶魔也好……都不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小松曾经在自己和空松的小木屋里翻出他的水彩绘本。


 


  空松说,那是小时候自己画给自己看的,现在终于有个能够一起分享的家伙了。


 


  “说家伙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。”小松笑嘻嘻地搭上空松的肩膀。


  “抱歉啊小松。”空松也笑了出来,“你会对天使的童年感兴趣吗?”


  “是你的就会啊。”


 


  现在那本水彩绘本还在小木屋里的木柜子上,小松保存的很好,没有一丝灰尘沾在上面。——他学会了怎么样去保护一个想要留下的东西。


  小松说,他从小就被教育,想要的东西只要尽力去夺过来就好了。不管是使用阴狠的手段,还是光明正大的,只要自己想要,这么做就好了。因为我们是恶魔。但是恶魔给不了任何种族怜悯。有一位高尚的老师说,这就是恶魔最可悲的一点。


 


  “为什么是我的就有兴趣呢?”


  “因为我只认识你一个天使。”


 


  空松笑的很开心,他说他是第一次和一个恶魔聊得那么开心。空松说,他的妈妈总是和他说,要有大地般宽容的心,大海般善良的心。如果被上帝选为了大天使,那就要拥有天空一般包容一切的心。


 


  “如果是恶魔的话,会不会被允许呢?”他总是这么思考着,然后对小松说。


  “我听老师说过。这是允许的,也是必须的。”小松飞在空松面前。“因为天使就是这么个回事,它可以原谅世间的一切。”


  “这样的话,不就不是自己了吗?”


 


  小松愣住了。这是老师从来没提到的问题,也是他自己也从没有想到过的问题。


 


  “可能,这就是使命吧?”


 


 


  两族之间又发生大战乱的一天,小松和空松一起逃跑了。空松说,圣洁的光无处不在,因为那是一片天空。小松说,无论哪里都是地狱,因为这是一片大地。


  我们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山顶上建了一座小木屋,那边是我们现在的栖身之地。


 


  “My demons,你就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。”推开木门,一位双翼天使戴着一副不符合本身气质的墨镜,倚靠在门上,故作帅气的样子。


  小松坐在木椅上,看着空松这个样子瞬间石化。


 


  “demons?怎么样?是不是被我这身cool到了?”


  “啊不,你哪里得来的东西?”


  “我在森林里捡到的。”


  “那你说的那些听不懂的语言呢?”


  “我听有人是这么说话的。”


 


  没有任何天使与恶魔能够想象到,两族之间居然可以这么和谐的相处。且不说他们没有尝试,更贴切地说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。——比如,你突然睡着睡着醒来之后,看到身边躺着一只天使?


  硬要说的话,现在已经有了哦?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而已。


  “今晚小松你来做饭。”


  “什么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做饭的!”


  “可是我昨天教过你了啊……?”空松一脸懵逼地看着正在看人类杂志的小松。这个家伙,从来就没好好做饭过。


 


  “为什么要活得这么像人类啊!”


  “怎么说呢、我觉得挺有趣的吧?”


 


  


  后来有一天,他们乔装打扮来到了人类的集市里。花花绿绿的小饰品,散发着各种不同味道的食物,或者是他们从没有见过的衣服,无不牵引着两人的好奇心。——买到了面包店里的面包,口感酥软。有些面包里面还有蜜,吃得两人眼前一亮。蛋糕店里的蛋糕形形色色,这个真好看啊,诶那个好像更好看?等一下这个更好看……两人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叫做选择恐惧症。


 


  回到木屋里还带了一些人类的衣服回来。真是奇怪啊人类的东西——这么感叹道。


 


  “空松你的搭配!!”小松看着空松,感觉自己的肋骨要断掉了。


 


  有一点他们所见同略,那就是第一次活得那么普通那么开心。人类教育的仅仅只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和法则,当然他们也会去教堂祈福,那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。


 


  “小时候主天使带我去过人类的世界。”空松手里拿着自己画的水彩绘本。“这本绘本,就是用从人类那里买来的水彩工具画的。”


 


  小松没有翻开过那本绘本,只是说了一句,等到什么时候,不如一起翻着绘本一起回忆往事,那样更有意境多了。


 


 


  但是我怎么可以忘了呢?天使,在失去灵魂的时候,躯壳会随之消失的啊……


  我们已经回到了那一座小木屋,它风雨无阻树立在山顶上,不过是有了天使与恶魔互相之间的支撑而已。


 


  我无法想象那一天会有恶魔去伤害你,而我敌不过十万恶魔。天使的复仇才是让我最累的那一刻。不过那都没关系了,我们,已经回到了最初待过的那座木屋。


 


  你始终安详地闭着双眼,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。


 


 


  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只小天使,他特别喜欢玩乐。整天拉着小伙伴们逃课,然后在草地上画圈圈,捉迷藏,猜谜语。


  后来他遇到了一只恶魔。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恶魔长什么样子,所以他并不害怕。


  小天使给小恶魔包扎伤口,他以为他并没有治愈的能力。


  小恶魔醒来了,和小天使成为了朋友。他们手牵着手,经常偷偷在一起玩。后来被主天使发现了,他们分开了——不知道多久。


 


  但是最后,他们还是互相遇见了。


 


  绘本的最后一页,画着一只天使与一只恶魔,手牵着手,如同非常要好的朋友。


  在最右下角,写着一行字,那是小孩子的字迹——


 


  「我希望我们还会见到」


 


  


  木柜子上依旧放着那本水彩绘本。


  曾经的曾经,只有属于两人的欢声笑语。


  这里的风景,一如既往。


 


  END.




我最近怎么了...


力不从心

评论
热度(21)
  1. 随时准备跑路的小透明松野翎松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小透明
    TAT

© 小透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