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透明

.鸢与明镜.

【おそ松】松梦

烛君:

 *小松中心(不是刀


 


1.


“一松哥哥,是你吧,又拿了我的那份甜点去喂猫!”


“都说了不是我了。”


“你每次都这样说!信你才有鬼!”


“爱信不信。哼。”一松撇头道。


椴松的两道眉毛都皱了起来,眼睛瞪的又圆又大。


“小松哥哥!一松哥哥他实在太过分了!”


他气愤地跑了过来,一只手还指着旁边不屑脸的一松,表情很是委屈。


小松刚打开布丁盖子,随意逗他:“那totti你就等明天的份就好了呀。”


他特意露出坏笑:“只能看哥哥们吃东西,真是可怜的弟弟呢。”


“呜、小松哥哥也欺负人!”


眼看着小totti就要哭出来,小松忙不迭把自己当布丁递过去。


“我知道啦我知道啦,我的分你一半好了吧。”


椴松立马止住了哭脸,破涕为笑地接过布丁。


没想到小松又在他面前拿了回去,笑嘻嘻地对他道:“先让哥哥吃一口好不好啊。”


“……好吧。”椴松迟疑地道。


“那我吃啦。”


本来以为小松只吃一口的,没想到还有第二口,第三口……


椴松着急地想要抢回来,但是又抢不到,又露出了委屈的表情。


“呜……”


“啊啊啊,对不起啊totti,好了不欺负你了,剩下的都给你吧。”


小松面带愧色地把布丁递到椴松的面前。


椴松赶忙接过去,小松好笑地摇摇头,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
 


2.


“呐呐,快看那个男生,裤子上全是泥啊。”


“哈哈哈他不会自己不知道吧!”


“噫,好脏啊,我们快离远一点吧。”


一松弓着背低头走过,他只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滑了一跤,不慎摔入了一边的水泥堆里而已,裤子就成这样了。


得赶紧回去换裤子,他想道。


没想到打开柜子的时候却发现,自己的校裤不见了。


一松皱着眉看向外面指着这边偷笑的几个男生,他们是平常喜欢捉弄沉默寡言的那几个人。


啧,又是他们啊,真是幼稚的蠢把戏。


换作平常一松一定会去找他们狠狠出口恶气的,但是现在他换不了裤子,不能离开这里。


门口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:“一松、一松!”


他回头:“小松哥哥……?”


小松把手里的一团东西向这边扔过来,正好丢在一松的怀里,是织物的柔软触感。


他打开一看,是条旁边有着白色条纹的运动裤。


门口的的小松指了指他的裤子,又指了指他手上的东西。


一松难得笑了,心领神会地说道:“谢谢。”


小松朝他笑着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,关上了门。


 


3.


“可恶……你们是哪个中学的?”空松擦去嘴角的血迹,吃力地扶住墙。。


“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啊,你还想报仇吗,不自量力的杂碎!”一个染金发的家伙朝他嘲讽一笑。


空松朝他们投去愤怒的眼光,双拳紧握,食指都要卡进虎口里。但是奈何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,浑身上下没一处好的,口里满是腥甜味。


“怎么了,怎么没刚才的气势了,快看啊,这家伙的样子跟个落水狗一样!”


“他现在的表情很想咬我们呢!”


“好可怕啊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空松愤愤地瞪着他们,双眼充斥着不甘心的怒火。


突然,对面一个人大叫了一声,几乎是躺倒在地上,捂着左腿不停叫唤,隐约可见大腿那里有血迹渗出。


“怎么了?!发生了什么?!”


站在他身后的,是一个挥着水管的身影,和他一样的立领制服,里面穿着红色的连帽衫,逆光


之下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
“谁告诉你们可以随便别人家的弟弟的?啊?”


“小松……”空松惊讶地道。


小松优哉游哉地走近他,完全无视不良少年们威胁的目光。


“呐,还有力气大干一场吗,brother?”


小松朝他挑挑眉。


空松顿了顿,微微一笑,“My brother,正合我意。”


 


4.


“赤塚市第三届“赤塚杯”野球大赛,现在开始!”


体育馆外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,主持人即将介绍运动员入场。


十四松正在最后一遍检查运动服和球具。


今天是市棒球比赛的第一天,他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了,本来跟兄弟们说好了今天来看比赛的,没想到先是空松哥哥和一松哥哥说有事来不了,轻松哥哥要去喵酱的见面会,就连totti都因为约会而拒绝过来。


“啊哈,大家都有事呢,都来不了了。”


十四松自言自语道,嘴巴微微收敛了一点。


“喂,松野,我们差不多要上了哦。”一旁的队友跟他说道。


“是!”


十四松甩甩头,努力打起精神。


在一片喝彩声中进场,十四松在压低的帽檐下扫视全场,没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“果然没人来吗?”他露出了失落的表情。


忽然,场中一个响亮的声音传过来:“十四松——加油啊!”


十四松把目光投向声音,看到小松在观众席中奋力挥舞着喇叭。


“小松哥哥!”


“哈斯鲁哈斯鲁!马斯鲁马斯鲁!”


小松卖力地冲他喊道。


“哈斯鲁哈斯鲁,马斯鲁马斯鲁!”


十四松也兴致高昂地朝着小松的方向挥着棒球棍。


“你怎么了,松野?”


“什么都没有!回旋大轮炮本垒打!哟嚯!”


 


5.


“轻松……”


“走开!”


“轻松你别生气啊……”


“都说了滚开!长男人渣!”


轻松快速地跨进门内,在小松的面前毫不迟疑的把门“刷”地关上。


“砰砰砰!”


“轻松、轻松!”


“轻松你别不开门啊!”敲门声还在继续。


轻松却完全不动于衷。


“喂!轻松!你真的要为了那个长得一点都不可爱的丽华抛弃你的大哥吗!喂!”


你丫的一辈子别想再进来了!


二十分钟后。


“轻松,差不多该让我进来了吧。”


“轻松,啊喂轻松!”


又过了二十分钟


“轻松……”


不知道多久后。


轻松本来还在门口守着的,但是到了后面由于那边没了声音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
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隐约想起自己还在守在门边,却发现门已经打开了,自己的身上还盖着一条毯子。


“小松哥哥呢?”


他正准备起身,发现一张纸条掉了下来,上面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字:“对不起啊,轻松,这是给你的赔偿。”背面还画着一张手绘的门票,上面一本正经写着“丽华的OOXX见面会”。


这算什么啊。轻松没好气地想道。


看了两眼又忍不住笑出声,


“真是个笨蛋长男。”


 


6.


“小松,你看我买的new皮裤怎么样啊。”


“别靠近我臭松,好痛啊。”


“小松哥哥,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偷偷拿我的钱去打柏青哥。”


“别那么生气嘛轻松,本来是想替你赢点钱的呢。”


“小松哥哥……帮我看一下这只猫。”


“是是,你还真是喜欢猫啊,一松。”


“小松哥哥!野球野球!”


“哟西十四松!我们走!”


“小松哥哥,陪我去厕所。”


“你都多大了啊totti。”


…………


“小松。”


“小松哥哥。”


“小松哥哥……”


“小松哥哥!”


“小松哥哥~”


是是,你们这群家伙,就这么喜欢哥哥我么,真拿你们没办法啊。


不过这样也很不错,毕竟你们都是我可爱的弟弟啊。


 


End.


 


 


 


 


以下为一些lo主看了24话之后的感想,不喜可以跳过了。


***


看了24话,上午看完的,本来没哭,但是就在刚刚图书馆回来的路上,忍不住边走边哭了起来。


阿松是我的周指活,唯一的周指活,它对我而言远不是动漫那么简单。


我非常非常喜欢阿松。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它使我联想到自身。
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最喜欢周五,最害怕周日,因为周五可以肆无忌惮地玩,周日却总过得提心吊胆。每次到了周日,就会变得很迷茫,堆积成山的作业,不愿上学的恐惧,很多时候我都动不了,就坐在那,或者躺在那,想一些乱七八糟的,或者为了弥补自己的空虚,去看搞笑的不用带脑子的东西,笑话也好什么都好,只要不让我空下来就好。


但是越是这样,越是难过和恐慌。


小的时候不懂,现在才知道,越是用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来填补自己,越能体会到对时间流逝的无力感和对迷茫未来的恐惧感。


阿松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。


每次看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大笑,但是看完又会有深深的失落感,阿松让我觉得很安心,因为看的时候是幻想和他们在一起的,抛开一切沉溺其中,这个乌托邦的世界,想着还有这群NEET陪我,一点都不孤单,但是看完了要从这个世界抽离出去的时候,又会觉得恍惚不已。


就像以前每一次周日返校的时候,每次看着满屋子的同学,都会觉得恍如隔世。


不愿面对明天,不愿面对现实,不愿面对未来,只想维持现状。


我喜欢阿松,最喜欢长男,我也曾经做过和长男一样的事,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浓重的自己的影子。人总是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事物。


对我来说,阿松让我想起了埋藏在心底的恐惧,对未来的,现实的,每一集松们抛开找工作在动漫里耗费生命混吃混喝,就像我在现实生活中推掉所有要做的事来看阿松消磨时间一样,明知死线就要接近,就是不想去看,不想去做,拖延,懒惰,宁肯浪费时间都不动,但其实心中却布满了阴影,因为知道未来就像死亡一样,总要到来,最后总是会不得不去面对。


我相信我不是一个人,阿松就是所有人,学生对升学的恐惧,社会人求职的压力,世间百态,多少人多少种无奈,只是阿松把这种情况放大化,夸张化了,用NEET这种方式来映射我们,用前23集让所有人迷醉,再用后两集来摧毁,强烈的反差就是一根带刺的鞭子,把所有观众都狠狠地打醒,让所有看的人都意识到自己是身处现实而不是幻想世界中,意识到不能总是躲在角落里,即使逃避,最后也不得不去面对现实。


总之还是感谢阿松这部动漫,虽然最后一集还没出,看上去是要延续24集的风格,然而,官方打脸或不打脸我都欢迎。


 


 


 

评论
热度(50)
  1. 随时准备跑路的小透明烛君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小透明

© 小透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